生存的智慧——“宅”家有感

发布日期:2020-02-17      浏览次数:     作者:喻政     来源:

我的父母,应该算是很古板的人。

现代社会的变迁于他们而言,快得有些不可思议。他们不懂什么是直播,什么是微博,不明白何为网络文化,也不了解怎样网上购物。甚至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们都不知道该怎样在网络电视上寻找自己想看的电视剧,面对顾客的网络支付需求,也是皱着眉头一筹莫展。

我奔赴远乡求学,父母不愿因这些方面叨扰我,就仰仗自己社交圈子的哥们朋友,用百步的谦逊向五十步的高手们讨教经验。所以每次学期结束,我回到家,总能发现父母在现代科技的理解运用上又整了些新活儿,总让我哭笑不得。

惊喜不断的同时,我也对父母的笨拙探索毫不担忧。相较于我这些年轻人的胆大妄为,天天中午准时收看法制节目的爸妈对网络带来的威胁有着更严谨的思考。任何和钱沾边的话题都会成为他们的禁忌,微信支付绑定一张银行卡都需要长足的思想准备,而开通一个视频会员服务的决定,也足够他们谈论老半天。

谨慎的态度让我的父母彻底远离圈钱陷阱,而现代亚文化的冲击,则至少要等到我老爹认全所有的英文字母,学着不再用手写输入文字后再作讨论。因此,我对父母的唯一担心,就是虚假信息和劣等文章带给他们的认知偏差。从他们抱着手机刷头条的第一天开始,我就不得不正视这个问题,去思考如何引导和帮助他们。

当然,我并不想剥夺父母那一点点爱好,毕竟他们从不和我分享滑稽的养生大法,也不对毫无科学依据的诡异知识感兴趣。我和父母之间的默契共识,就是不对彼此的文化圈子指手画脚,所以我也从不劝诫他们,只是偶尔瞟一眼他们手机上显示的内容,来为他们的健康思想保驾护航。

可即便如此,更像现代人的我也免不了对父母产生轻蔑的态度,少交流当然可以避免矛盾的滋生,但也十足加深了我对父母的误解——觉得他们古板,无趣,小心翼翼。

今年寒假,我一如既往地回家,一如既往地带着年关的喜悦和父母团聚,也一如既往地看着他们刷头条视频发笑。就在我安逸地享受家庭的温暖,短暂地逃避学业生活的压力时,一场我从未经历过的危机毫无征兆地横在我们一家人的眼前。

疫情爆发了。

虽说同为荆楚人士,但我们一家居住的地域,也不过是湖北角落的一个小城镇,去武汉的路程比我上学还远。小镇几乎没有什么人员流动,遥远的距离似乎也给了我们十足的安全感。可消息的散播是不会有潜伏期的,我盯着手机看了近乎一天,才将将接受了我难以想象的事实。

武汉封城。

好歹算是嚼过两年课本的学子,我能明了这次疫情比我想象的还要严重。网络带来的消息太快太杂,让我难以心安,但也让我第一次和父母之间有了长远的话题。

我仍然是拿着更快更丰富的微博热搜,父母也是依旧点开刷新出来的千字长文。我深入浅出地分析病毒的蛋白结构和病理,告诉我的父母这病毒并没有那么可怕,而他们也是细致地查看各地的疫情消息,结合曾经历过一次的经验,来决定怎样预防屯粮。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体验,我的父母依旧很缓慢地消化他们听到的东西,我告知他们的所有消息,他们总是先抱有质疑,而后用自己的方式慢慢映证,随后积极地反馈给我。在他们的影响下,我也变得不再焦躁,而是颇有兴趣和他们交换彼此的情报,来感受他们为能跟上我的步伐做出的努力。

再后来,如我们所预料的一样,我们这个偏远的小镇也开始管制出入,阻止传播。而在我确认这个信息的真实性之前,父母早就准备好了储备粮,口罩,艾蒿草的熏香,还有平和冷静的心态。

这是一种我所不具备的智慧,是我的父母用来适应世界的手段,他们永远都跟不上庞大而又炽烈的信息爆炸,但他们永远知道如何提前去做准备,去应对所有难以预料的变化,是我二十年来都没有理解的智慧。

我不会否认自己的卑劣,知识的积累理应让我学会更加谦逊,但我仍在父母面前表现出了傲慢和轻蔑。但我能明白,无论时代如何变化,岁月怎样递增,用于生存的智慧永不过时。在灾难面前,普通人孱弱无力,而我们能做到的,就是把希望寄托在那些正面对抗灾难的同族身上,怀揣着敬意支持他们。